生命的价值          【字体:
生命的价值
读《寄小读者》有感
作者:俞颖之    学生文章来源:亚盛国际时时彩注册    点击数:7042    更新时间:2004-9-26    

   裴多菲曾说:生命的多少用时间计算,生命的价值用贡献计算。但当我读完冰心《寄小读者》的一篇通讯后,对生命的价值提出了莫名的质疑。也许在当今社会,生命的价值己微薄得难以计算了。
    通讯记叙了一个春夜,“我”在屋里看到了一只小鼠,那小鼠小得很,无猜的、坦然的,一边吃还一边看着“我”,灯影下显得很小很小,灵便的身体,一双闪烁明亮的小眼睛,那时的“我”却将书压在它上面,幼小的它无抵抗的蜷伏在地上,同时“我”感觉到它的微颤-----那也许就是生命的挣扎。家里的狗己跑进来,“我”竟在此时拿开了书,狗便叼走了这只小鼠,对此“我”感到很难过,心中有着万分的羞愧,刹时“我”似乎变成一个残害生命的帮凶。当与一个成人朋友谈及此事时,她竟说:“针尖大的事,也值得说?”一件小事?难道真的是一件小事吗?不!它敲响了人们灵魂深处的警钟,质问人类,何为生命的价值?
    随着年岁的增大,其他一切事物在我们眼中都己显得如此渺小,所有生命都显得微不足道,当我们脱去孩子的稚气,告别天真的同时,也渐渐失去了一颗颗怜爱之心,失去了对生命崇高价值的认知。
    再难看到一个成年人为一头折足的蟋蟀流泪,为一只受伤的黄雀鸣咽。儿时的我们清楚地明白,一切生命在造物主眼中是一般大小的,我们与世界万物为友,幼小的心中充满了仁爱。但如今,人们更多学会的是残忍。
    我们对生命的价值不削一顾,是因为我们没有认识到生命是极其脆弱的。曾记得这样一个故事,一个静谧的夜晚,灯下飞来一只小虫。笔者静静地看着它。它是多么的小,但又是那么的充满生命力。它不停地扑闪着那翠绿色的翅膀,小脑袋不停地东张西望。小虫在桌上时而爬一段,时而飞一圈,快乐至极。正在这时,母亲进来,将一杯牛奶放在了桌上。小虫也被活活压死在了茶杯下面。笔者始终不敢去拿起那只杯子,因为它使一个鲜活的生命夭折了。生命有时就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一个细小的动作都能结束一条生命。也许,我们意识不到这种对生命的恐惧,因为我们认为自身很强大,不会有任何事物对我们构成伤害。因此,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践踏生命。
    如果说人们的无意还情有可原,那么,以生命的付出来作为人们消遣享乐的工具,那就着实让人痛心了。常常在鲜花掩映的花丛中看到彩蝶飞舞,鸟鸣雀跃,见一只美丽的蝴蝶息于花梢,人们往往伸手轻轻抓住它的双翼,然后放在手中逗玩,看到受虐的蝴蝶在手中拼死挣扎,心中非但无半点仁爱之心,反而感到快乐。这便是一种人性的堕落。
    无时无刻,我们的身边充满生机与活力。如果我们卸去人类的外衣,以一种平凡的生命去聆听,我们会感受到快乐与惊喜。在它们的世界里,有它们的语言,有它们的生存方式,有它们的喜怒哀乐。它们以弱小的身躯展现强大的生命力。如今的人类,也许连它们都不如,因为人性的冷默、凶残,扼杀了世间一切美好的生命,抵毁了生命崇高的价值。              
    时代的发展,使人类渐渐淡忘了仁慈、关爱,血液中流淌着的是无尽的冷默,生命在这个可怕的演变过程中成了牺牲品。人类忘记了一切生命都享有平等的生存权力,肆意地扼杀生命换来的也许会是自身的毁灭。
    在喧嚣中换回一片宁静,在繁忙中抽出一份清闲,在冷淡中存有一点怜爱,去感受生命,去反省自身,去体会生命的价值。

学生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学生文章:

  • 下一篇学生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