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几米共鸣         ★★★ 【字体:
与几米共鸣
——读《我只能为你画N _\aSGr 0 ga
作者:姚逸清    学生文章来源:新中高级中学    点击数:1918    更新时间:2004-5-23    
几米的漫画和许多流行的东西一样,像是没什么原因呼啦啦就席卷而来的。关于几米,我很赞同网上的一些评论:“几米以精美细腻的图画,配上新诗一样的文字,描绘出都市人的感慨、幻想与梦。在他的作品里营造出流畅诗意的画面,散发出深情迷人的风采。”几米的书适合在午后漫长的时光,不想干别的,斜倚在沙发上,或者在咖啡馆几缕阳光温柔的照射下看。舒缓的读进去,流动的空气里仿佛有了忧郁的或莫名的情绪。徘徊着,自有漂浮着,令人沉浸在惆怅的幻想里。
《我只能为你画一张小卡片》,我喜欢这样的书名,可能因在特定的某一天,我只想要一张小卡片。每个人都有送卡片的经验,常常卡片打开了,却不知道要写什么。想说的话很多,千头万绪,最后只好写着:“祝你幸福”、“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这样的表达方式实在太平淡了,到最后连卡片都懒得寄出。于是这些祝福只有飘浮在空气中,永远到不了对方的手里。至于自己亲手画一张,那更是难上加难了。
几米的卡片,48种人物的48篇字,每张的字都是少少的,但每篇字里的空间都可以让人想象出一个故事一种情绪。或许你有这样的故事,或许别人有这样的情绪。
“致亲爱的苹果”这张卡片——简简单单的几行字,让我深有感触:我是一只在旷野巨石上孤独吼叫的兽,风声吞没了一切,没有人能真正听到我的怒吼!我有些忧郁,有些愤世嫉俗。我努力爬上一颗不断滚动的圆球,却始终站不稳,常常跌落。我知道我会努力擦干眼泪,可是可不可以让我先放声哭泣才继续勇敢。我总是掩藏真正的自己,害怕别人一眼看穿。有些时候有些地方,我们轻易的找到幸福,然而有些时候有些地方,我们再怎么努力,也遇不到一点点快乐。
在给阿云的卡片中几米写道:“近来我患有人群恐惧症,人多的地方我总会莫名的焦虑,我害怕婚礼满是欢乐的场景。”这样的恐惧在我们身边并不少见。对我们这些困死在都市混凝土森林的现代人来说,成天戴着各式各样的面具为生计四下奔波着,人与人之间越来越冷漠,越来越从交往和内心上疏远,更对别的一切可能伤及自我的人和真情实感警惕防备着。于是现实的残酷让我们一方面越来越发现浪漫的柔弱和无奈,寂寞的痛苦和与日俱增;另一方面又由于内心情感的日益荒芜想逃避物质的繁荣,寻找内心感动的绿洲。就这样一天天的在太多的自相矛盾之中自我折磨,无力地让美丽的食物和情感的认知能力日渐示微。有报道说有的人是一边看着卡片一边落泪,我绝对相信,这不仅是我本身在阅读几米的卡片是类似的切身感受,更因为仿佛那些或快乐或忧愁或单纯美丽的整合的片断都印有我的记忆似的。于是,几米的作品深刻抑或肤浅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从中读出来的切肤的认同的快感。
《我只能为你画一张小卡片》像极了在广播中读诗。请新的文学语言,一位角色的变化而显得有趣,像个带着淡淡忧愁的广播节目,低声诉说着诗人的心事,于是我们才知道原来卡片可以这样写,勇敢地说出心事吧!你可以为我画一张小卡片,我也很乐意为你画一张小卡片,真心诚意地祝福之说一次最有效,真心诚意地祝福也只能盖一次邮戳。
刚刚注意到这本书的英文名《Love in the card》。
学生文章录入:webmaster    责任编辑:webmaster 
  • 上一篇学生文章:

  • 下一篇学生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