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战士乔治的歌         ★★★ 【字体:
献给战士乔治的歌
——读《泰戈尔抒情诗选》有感
作者:李妮    学生文章来源:新中高级中学    点击数:2360    更新时间:2004-5-23    
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泰戈尔
3月“这寡独的黄昏,幕着雾与雨,我在我的心的孤寂里,感觉到它的叹息。”
亲爱的乔治,转眼已经到了3月份了,跟你分别也已经整整50多天了。这里的春天很美,很安静,也很祥和。淅淅沥沥的雨正轻拍在屋檐上,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平凡。可是我的心却不会平静,一想到你现在所处的境地,我就非常担心害怕。哦,对了,我们家院里种的桅子树开花了,洁白如雪,我记得你没走的时候,那棵树的枝桠还是光秃秃的,是在冬天对吧,我记得你用生硬的中文对我说:“这棵树一定会枝繁叶茂的。”现在这棵树真的长大了,等着你回来看它呢,所以,你不能让它失望哦!
昨天看新闻,美军正式开始向巴格达轰炸了,这表示战争爆发了,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正式开始交战呢?乔治,我记得在美国的时候,你是一个整天抱着篮球,耳朵里塞着耳机,把mp3的音量调到最响,然后踏着滑板在偌大的华尔街上东溜西窜。后来你就去参军了,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你穿军装时,我笑得直不起腰来,那个别扭样子我至今难忘。那套军服好像有点紧是吧?穿了近60天了,应该合身多了吧!对了,晚上挺冷的,记得多盖点被子啊。
哦,差点忘了告诉你,我开始看你临走时送我的那本《泰戈尔抒情诗选》了,我很喜欢,谢谢!
4月“绿叶的生与死乃是旋风的急骤的旋转,它的更广大的旋转的圈子乃是在天上繁星之间徐缓的转动。”
天气越来越好了,渐渐暖和,我经常和同学外出踏青,享受自然之气。你还好吗?上次送我的书我已经看完了,我开始对生命有了新的想法,我觉得生命就是一个神话,每个人在属于自己的神话里不断创造奇迹。我们经历生与死,还有介于这两者之间的悲喜,我们都一一品尝,然后成长,所以我们是神,我们有神奇的力量!
乔治,我喜欢泰戈尔的诗,也很感谢你送我这本书,呵呵,今天阳光不错,淡淡的,温温的,你那里的天气如何呢?我从电视上看似乎沙尘很重,你要小心啊,别像以前那样整天张着嘴呼吸。
中国的“战争”也开始了,非典爆发了,如果你那里有条件看新闻的话,想必你一定知道了。上海很安全,可是北京,广州等地就不那么乐观了,我为那里的朋友担心。不过,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有什么难关是过不了的呀,是吧。你也要事事小心,在巴格达的日子很辛苦,我知道的。可是,千万不能倒下呀,要注意身体,虽然你们那里没有病菌的威胁,但通过非典的事后,我明白了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注意个人卫生,保重哦。
最近我天天看新闻,既看非典,又看美伊战争,这几天你们打得特别厉害,双方都有死伤,还有好多新闻记者也遇难了,我深深地为他们默哀,他们完成了他们的神话,并且他们的神话将永远不会化为腐朽,我们视他们作传奇,永世流传。昨天我们给乔治夫人打了电话,她身体很好,只是很想念你,中国有句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你一个人出门在外,
夫人她深切记挂你的安危,不过你也不用难过,因为夫人说了,只要你能在军队中磨练成人,就是她最大的欣慰了。乔治夫人你不用担心,我们会经常打电话去问候的。
5月“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让我们为逝去的亡灵悼念,为飘忽的灵魂祷告。两天前,我们接到了乔治夫人的电话,在她有气无力的嘶哑的诉说中我们获悉了你牺牲的噩耗。我难过地哭了,可是我更多的是为你感到自豪,世界上的政治问题我说不清楚,美军攻打伊拉克的对错与否我也暂且不顾,我只知道你为国家捐躯了,你倒在战场上,你因此很伟大。还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我最喜欢的歌手是朴树吗?他有一首著名的歌叫“白桦林”,我很喜欢里面的一句歌词,让我用它来喂战死沙场的勇士们祭奠:“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
乔治夫人说你的尸体已经被运回了美国,夫人把你安置在一个安静的花园里,周围种满了你最喜欢的桅子花。每当我看到院子里的那绽满纯白色花朵的桅子树时就会想起你,想起你对它的寄望。乔治夫人又打电话来,仅仅为了告诉我们一句话:“乔治走的时候表情很安详。”我虽然看不到你的表情,可是我能从那些桅子花中看到你的脸,那张白净的年轻的微笑的脸。
6月“我想起了浮泛在生与爱与死的川流上的许多别的时代,以及这些时代之被遗忘,我便感觉到离开尘世的自由了。”
战争结束了,乔治夫人的精神也恢复平静了。世界上似乎安静了许多,可是局势仍然是动荡不安的。不过至少看不到硝烟的弥漫,听不到枪炮的轰响,不再有无辜的生命因为战阵而死去了,我很欣慰,我想你也可以安息了吧。
中国非典的情况也正日趋好转,我想,过了这个夏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昨天阳光不错,因此又把泰戈尔的那本书翻出来读,我想在目睹了那么多那么激烈的生与死的较量后再来回味这些关于生命的文字就更显得珍贵了。我开始发觉生命其实就是一朵花,如果仅仅为了生存,那么这朵花必定是开不好的;但如果这朵花是为了心中的那个人、那份理想、那个信念而开放的话,那它必将绚烂无比,即使瞬间衰败,也不枉此生了。
我开始不再惧怕死亡,就像泰戈尔说的那样,如果说生要像夏花那样绚烂,死便要如秋季飘落的黄叶那样安静美丽,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的表情到最后还都是安详的,一点也看不出恐惧。原来,在你完成神话的那一瞬间,你的生命正如同那秋叶一枚,完成使命,回归泥土!
1月“只管走过去,不必逗留着采了花朵来保存,因为一路上花朵自会继续开放的。”
2004年终于来了,新年的钟声敲响了。世界各地都在宣读着同样的口号:“珍惜生命,拒绝战争”,我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个愿望终将被实现,我们不必哀叹过去,应该展望未来!
朴树出了新专辑,其中有一首歌叫做“生如夏花”,让我来唱一段给你听:“一路春光啊,一路荆棘啊,惊鸿一般的短暂,如夏花一样绚烂。这是一个不能停留太久的世界。”
学生文章录入:webmaster    责任编辑:webmaster 
  • 上一篇学生文章:

  • 下一篇学生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