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读《鼠疫》         ★★★ 【字体:
点读《鼠疫》
作者:施敏祥    学生文章来源:新中高级中学    点击数:2174    更新时间:2004-5-19    
朗贝尔的幸福观——
他是一个外地人,被迫困在城内完全可以归属于命运的折磨。他是所有思乡的异地客和分居两地的情人的代表。他曾经认为大众的幸福必须建立在个人的幸福上,却忽视了恰恰是后者要以前者作为基础和保证。然而,就在打算逃出城的那天,他的思想改变了,他决定留下来:“要是只顾一个人的幸福,那就会感到羞耻。”如果那天,朗贝尔逃走了,他也算不上卑劣,因为长期内心痛苦早就到了崩溃的边缘,但他还是选择留下来,这使他的形象陡然高大起来。鼠疫是一场灾难,但同时也是对人类灵魂和人格的一种考验。

“要是我能死里逃生,医生,我向您脱帽敬礼!”——
格朗是个市政府里的小职员,白天从事毫无变化的文书工作,晚上进行他自己的“神秘”写作,妻子离开了他,他的生活陷入窘境。格朗在读者心目中留下的形象更多的是荒唐可笑,他的“女骑士”和“富丽的枣红马”使人不得不嘲笑他的无知,他那要得到出版商和编辑对他“脱帽敬礼”的幻想使人不得不嘲笑他缺乏必要的自知之明。然而,当他像别人一样,也经历了一番心灵和肉体的煎熬之后,在即将离开这个在作者眼中由荒谬组成的世界时,“脱帽敬礼”把格朗这个可笑而值得同情的悲剧形象深深地烙在读者心中,让他们在每一个阴冷的冬夜想到那曾被是鼠疫笼罩过的城市和市民。最后,格朗的结局是完满的,他的疾病得到了治愈,而同时他也明白了要把手稿中多余的形容词全部删除,这使大家重新认识了这个人物,并可以说对他的态度,经历了从无视到同情、从同情到焦虑、欣喜的三个阶段。

神甫帕纳卢之死——
从鼠疫的爆发到神甫“病情可疑”地去世,神甫一共做了两次布告。第一次,他坚持认为疫情是天主给予凡生的恩赐,让他的灵魂接受洗涤,得以摆脱痛苦,获得永生。然而,当他目睹了一个孩子被鼠疫夺去生命的整个过程后,他产生了怀疑和矛盾。为了回答自己提出的问题,他的思想开始走向极端,这从他的第二次布告中可以看出:他说,对于天主,要么全信,要么全不信,可谁全不信?对于天主,要么爱,要么恨,可谁敢恨?他试图用这样一种心理填补因孩子无辜毙命而产生的信仰空缺,去麻痹自己的眼睛和心灵,而这样做的后果恰恰是使他更深地陷入到怀疑、矛盾的痛苦之中。因此,与其说最后神甫是被“病情可疑”的鼠疫夺去了生命,还不如说他在种种不安和痛苦的心理状态下选择了终结,去获得内心的平静。

他赢了吗?——
整部小说的主人公,无意是里厄医生了。他冷静、敬业,是医生中的典范。他是个善于克制感情的丈夫,有着仁慈和博爱的心灵;他宽容、善解人意,有着敏锐的内心,是最值得一交的朋友——总之,他近乎完美,完美得让人觉得欣慰而不真实。最后,整个城市战胜了鼠疫,或者说击退了鼠疫,可那就赢了吗?他赢了吗?鼠疫让他失去了朋友和妻子,失去了爱情和友谊,他赢得的是一个人在鼠疫和生活的赌博中所能赢得的全部东西——知识。主人公的这段经历,在我认为才是真正的悲剧。

最后一点——
人的身上,值得赞赏的东西总是多于应该忽视的东西。
学生文章录入:webmaster    责任编辑:webmaster 
  • 上一篇学生文章:

  • 下一篇学生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